您好,欢迎来到天水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枞阳新闻在线 > 体育新闻 >

疫情之下,假赛疯狂

2020-11-16  来源:  作者:枞阳新闻

体育专家警告,疫情所带来的混乱,正在助长职业体育中的假赛和洗钱犯罪。

「还好上帝说有钱能改变一切,上帝还说你好再见。」

——刺猬《钱是万能的》

翻译、编辑 / 殷豪男

原文刊登于 Forbes

作者 / Will Nicoll

因编辑表述需要,对原文做出了部分删改与调整

原文中Belarus统一采用中文译名「白罗斯」

2020年10月,国际足联和Sportsradar等体育诚信监测机构警告说,由于赛场腐败变得更加有组织性,伴随着疫情所带来的负面经济影响,操纵比赛、洗钱和可疑的赌博行为将大幅上升。

博彩公司、体育协会、商业分析师和体育犯罪方面的专家们,也对这一观点表示了赞同。他们表示,冠状病毒的封锁给体育赛事带来了地方性的欺诈——无论是在发展中国家还是在发达国家。

Tan You Chen,是Sportradar的高级经理。他表示,如今在众目睽睽之下,比赛操纵者甚至可以通过赞助协议,直接控制球队和球员——这一说法也得到了国际刑警组织以及欧洲刑警组织的证实。

Tan You Chen详细介绍说,很多俱乐部的财政都很困难,有的甚至濒临破产,急需资金周转。于是,黑手便通过成为赞助商,让多名「自己人」直接加入球队,以便更容易地控制比赛。

正如SportsRadar和欧洲刑警组织所观察到的那样,低级别联赛往往成为假球和非法投注集团的「目标」。因为这些比赛,并没有引起负责追踪可疑投注模式监测人员足够的关注和审查。

在10月22日举行的2020年欧洲体育博彩数字会议上,国际足联诚信主管Ennio Bovolenta也罕见地发表了主题演讲。他强调了国际足联如何与地方、国家和国际利益相关者合作,并呼吁「保护美丽足球」的使命,已经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

这也导致人们担忧,众多跨国犯罪分子已经渗透到了足球俱乐部,以前所未有的复杂手段洗钱并操纵赛果。

假赛风暴中的东欧足球

比赛作假,让捷克足球的诚信近乎崩溃。

最近几个月,巨大的操纵比赛丑闻,几乎摧毁了人们对整个捷克足球联赛的信任。10月16日,捷克足协副主席罗曼-贝勒伯尔与另外20人因涉嫌操纵比赛被捕,导致捷克足协解散了包括主席约瑟夫-乔瓦内克在内的整个裁判委员会。

据布拉格首席检察官Lenka Bradacova称,这些高级官员因涉嫌参与「影响足球赛果有关的犯罪活动」而被拘留。 尽管上述人员目前均未被最终认定犯有任何罪行,但在被捕后24小时内,贝勒伯尔便辞去了他在捷克足协的职务。

罗曼-贝勒伯尔

而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亚美尼亚国家安全局和国际刑警组织发起的重大联合调查,牵涉到该国顶级足球联赛多达54人和5家足球俱乐部,亚美尼亚的足球诚信建设也近乎崩盘。据欧洲媒体Eurasianet报道,至少有45人将被终身禁止参加国际足球比赛,而5家俱乐部也会被取消未来两个赛季的参赛资格。

此外,正如笔者之前在《福布斯》的报道中所写,当世界上大多数联赛因公共安全而关闭时,白罗斯的足球、冰上曲棍球和排球联赛却在疫情中继续进行,进而受到了罕见的广泛国际关注。

不过,几乎就在博彩市场开始大规模接受彩民们对白罗斯超级联赛的投注时,该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假球案审判,也在白罗斯首都明斯克开始了。 尽管这次审判并没有被英文媒体报道,但已经足够引起人们对白罗斯假赛乱象的警觉。

据俄罗斯国家媒体Sputnik报道,被起诉的20名球员并没有操纵比赛的前科。 「他们接受了50美元、250美元、300美元和600美元的不同金额的现金奖励。而这些黑金交易,大都发生在白罗斯各个踢‘默契球’的比赛举办地。」

「35卷案卷中,列出的最大一笔款项,是在鲍里索夫竞技场附近的一个球队大巴上,发现的12000美元以决定一场比赛的结果。」

疫情中的白罗斯足球联赛

随后的诉讼程序显示,总数高达近22000美元的款项,被直接寄给了大多数在白俄超效力的球员。根据统计,这些球队后来在疫情大流行期间,于全球范围内吸引了约数百万美元的博彩投注额。

不过,令人称奇的是,14名被指控的被告在3月3日得到了赦免。次日,根据Sputnik驻白罗斯站点的后续报道,其他6名球员也被赦免,没有受到任何其他制裁。

东欧体育为何易受影响?

Ben Aris是BNE Intellinews的创始人和主编,该出版物主要提供关于中东欧和俄罗斯地区的专业商业分析内容。笔者也针对这个议题,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他的看法。

Ben Aris

BNE Intellinews创始人、主编

在采访后,Ben Aris分析,持续到今日,苏联解体后的人口危机,仍导致中东欧许多国家在大流行期间面临着商业和公共活动领域的艰难决策。

「维持生产力,让人们继续工作真的很重要,其中也当然包括体育运动员。这也解释了纵然在疫情流行的期间,诸如白罗斯政府为什么仍然决定让足球、冰球、排球等体育联赛继续进行的原因。」Ben Aris说道。

「体育比赛不顾疾病风险照常进行的动机之一,就是因为没有在经济上的替代方案。」

「中东欧国家由于经济困难,不能像西欧那些发达国家一样,暂停社会生产或者停摆体育联盟,然后通过控制社交距离来稳定疫情。很多发达国家的运动员可以不工作并生存,但并不代表其他国家的运动员也可以。」

Ben Aris也解释了亚美尼亚联赛崩溃背后的情况。「2018年,该国的人均名义GDP只有4212美元,而德国的对比数字是47603美元。如果商业和联赛停滞,像德国这样的国家会有挺过危机的资本,但亚美尼亚或白罗斯将面临经济崩溃。」

通过比较欧洲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Ben Aris很好地揭示了为什么大流行期间,参与顶级比赛的球员们愿意拿极少的钱来踢假赛。 可怕的 是,一场只用1,000美元就能搞定的比赛,却吸引了全世界数百万赌徒的赌资。

甚至,如今这个问题也并不限于在东欧发生了。

西欧体育,未雨绸缪

Arkadly L. Bukh是美国最著名的律师之一,他曾为无数因网络赌博诈骗和体育欺诈而被起诉的人辩护,这让一些媒体将他称为「赛博犯罪辩护教父」(The Godfather of Cybercriminal Defense)。他同意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办公室,通过Skype接受笔者的采访。

Arkadly L. Bukh

美国著名律师

在采访中,Arkadly L. Bukh强调,「疫情大流行后,(假赛)相关的调查申请激增。因为一些重大案件已经严重损害了欧洲国家的信誉。」

「随着联赛重新开放,对违规投注模式的审查工作也逐步恢复,不止是你提到的足球小联赛,我们也看到涉及更多欧洲球员和更大型体育赛事的重大洗钱案件也在激增。」

「举一个例子,9月30日的一场女双比赛,目前法国执法部门已经介入了调查。」——正如Arkadly L. Bukh所说,在这场「可疑」的女子网球比赛中,罗马尼亚双打组合安德烈亚-米图和帕特里夏-玛丽亚-蒂格,击败了俄罗斯的雅娜-西齐科娃和美国的麦迪逊-布林格,但欧洲执法部门已经表示,这场比赛涉及了可疑的博彩活动。

Arkadly L. Bukh补充说,操纵比赛,只是犯罪集团在大流行期间趁机浑水摸鱼的策略之一--更令人担忧的是,洗钱机构和犯罪集团,正在大举收购那些经营状况很差以及即将破产的球队。

「自从2009年FATF发布关于足球经济的报告之后,我们就知道,足球是全球最吸引金融犯罪集团的运动项目。」他说。

正如欧洲刑警组织在2020年8月的分析,他们估计,全球与博彩相关的假球假赛非法收益总额约为1.4亿美元。在疫情大流行期间,我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真实的数字已经大幅增加。收买具备博彩执照的司法管辖区、使用第三方商用账户以及雇佣离岸公司网络转移赌资等等,这些犯罪手法的复杂程度和效率,如今都有所提高。

注:FATF,即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英文全称为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

Arkadly L. Bukh还提到了几个鲜为人知的司法管辖区,如荷属安的列斯群岛的库拉索岛,该岛曾向450家博彩业者发放许可证;塞族共和国(Republika Srpska)也是在透明度极低的情况下发放许可证,最高利润税为30%; 再比如马耳他,由于欧洲刑警组织和欧盟多次指控马耳他违反法规,向无数跨国公司发放赌博许可证的马耳他博彩局,也被迫于10月28日成立了一个用以监管的体育诚信机构。

当被问及冠状病毒是否会破坏国际体育的诚信时,Arkadly L. Bukh的回答很明确。「跨国犯罪以危机为生,他们在不确定和混乱的时期兴风作浪。如今体育赛事开始逐步恢复,如果体育不能像其他行业一样,因为没有遵守法规而及时刑罚,肃清行规,那就不正常了。」

「不过,这些潜在犯罪对体育赛事的影响程度,以及监管机构又将如何纠正,目前看来还是一件充满变数的事情。」Arkadly L. Bukh总结道。

(全文完)

上一篇:“4连杀”迈过马龙这道坎,樊振东奥运席位更稳
下一篇:马保国拳法将落实到学校体育教学中?长安大学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 2016 jhyy168.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枞阳新闻在线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湘icp备1400174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