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天水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枞阳新闻在线 > 航空新闻 >

拉美民航业举步维艰 疫情会否是“最后一根稻草

2020-06-14  来源:  作者:枞阳新闻

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航空业亦是如此。然而就在大多数航空公司正计划逐步恢复航班之际,拉丁美洲航空业仍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截至6月11日,拉美地区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巴西新增确诊病例累计已达77万余人,死亡人数接近4万;秘鲁卫生部6月9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数据也显示,该国累计确诊病例已突破20万例,为拉美地区第二多,仅次于巴西。

微信图片_20200611172520

数据来源:bing.com/covid

破产、退役 民航业艰难度日

5月27日,受新冠肺炎的影响,拉塔姆航空公司(LATAM Airlines Group S.A.)和阿维安卡航空公司(Avianca Arilines)申请破产保护。

微信图片_20200611172534

拉塔姆航空

微信图片_20200611172536

阿维安卡航空

据悉,拉塔姆航空集团既是拉丁美洲第一批申请破产的航空公司,也是拉丁美洲最大的航空公司。

在此之前,拉丁美洲第二大航空公司哥伦比亚航空也因未能在最后期限偿还6500万美元的债券而申请破产 早在3月,哥伦比亚航空公司就因受新冠疫情的冲击,暂停了所有的客运航班。当时,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安科 范德维尔夫曾表示: 哥伦比亚航空正面临百年历史上最具挑战性的危机。

除了破产之外,拉美其他的航空公司也并不好过。例如,巴拿马航空公司就计划退役波音737-700  NG机队;巴西Azul航空公司虽然没有退役旧飞机,但将59架巴航工业飞机的交付推迟到了2024年。

微信图片_20200611172538

经济积弊又遭 雪上加霜

其实,在危机爆发之前,IATA在2019年12月11日发布的《2020年全球航空运输业展望报告》就显示:  由于拉美地区抗议活动规模不断升级,前往该地区的旅客人数减少,此外,2019年拉丁美洲国家货币贬值,主要经济体墨西哥、阿根廷以及委内瑞拉经济下滑等问题使得拉丁美洲航空业在2019年亏损高达4亿美元。

而2020年新冠疫情的蔓延,又导致旅行需求下降以及拉丁美洲政府要求关闭国际航班出入境等一系列措施,都让拉美民航业的处境 雪上加霜 。

根据IATA的数据,该地区航空公司2020年营收将减少150亿美元,这也是拉丁美洲航空业历来最严重的跌幅。

恢复慢,不仅仅是因为疫情

为了尽量减少航空旅行期间冠状病毒的传播,也为了复兴航空业,IATA在5月中旬时曾向近50个拉丁美洲国家政府提交了一份复苏航空旅行战略计划。

这份计划中提到了在飞机上病毒传播的风险很低,还提到航空公司取消中间座椅的作用对减少新冠病毒传播并没有多大作用,因为拉丁美洲航空公司曾采取这一方法希望拯救航空业,但这一举措并没起作用,因为疫情期间需要在飞机上保持 社交距离 ,航空公司不得不控制售票数量,拉美的航空公司需要保持79%的上座率才有可能盈利,这也是摆在拉美航空公司想要复航路上的一道难题。

微信图片_20200611172540

除此之外,IATA还呼吁各大航空公司使用电子登机牌、移动值机、行李标签和生物识别筛查等技术。不过IATA的这一复苏计划对拉丁美洲来说还是有些困难:

一方面,作为疫情重灾区,拉美政府的禁飞令以及旅客需求下降等使得拉美航空业举步维艰;

另一方面,拉美航空业原本就有运营成本高、机场系统效率低、基础设施落后、债务高企等弊病 例如,2014年,巴西世界杯期间由于交通设施和机场建设落后,让各地游客对巴西产生了不小的负面影响。而2018年巴西交通部曾公布巴西机场的运营情况显示乘客抱怨机场网路连接及舒适度等方面做的不好。就连拉美最大的城市枢纽 墨西哥机场设施也不够完善。在2018年,墨西哥机场有42%国内航班延误是因航空公司自身的因素而发生的:每天有157次航班延误是因为航司超售机票、机组人员人手不够、或缺乏便利乘客和行李运输的服务而导致的。

这一切都导致拉丁美洲的民航业想要复苏,或许会比其他行业 更慢 。

微信图片_20200611172542

巴西利亚国际机场

经济衰退下,民航业只是其中一环

此外,拉美民航业的难以为继与拉美政府援助不力也有很大关系。

IATA拉美区副主席彼得 塞尔达曾表示:  2019年,拉丁美洲政府提供的财政援助不到航空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的1%,是世界上政府补贴最低的地区。目前,其他国家与地区的政府先后启动了对航空业的援助,以帮助航空产业链企业渡过危机(全球总额约1230亿美元)。但拉美各国政府的动作明显滞后。数据表明,疫情期间,拉丁美洲航空公司总共只获得了3亿美元的援助资金。

但这样的 滞后 是有原因的 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与国际劳工组织5月21日联合发布报告说:新冠疫情将严重影响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就业形势。今年该地区失业率预计将升至11.5%,新增失业人口超过1150万 这一切都使得拉美政府财政入不敷出。

微信图片_20200611172544

疫情暴发后,国际油价断崖式下跌,而以原油为首的价格跌势进一步加重,对依赖初级产品出口的拉丁美洲国家,特别是委内瑞拉、巴西、智利等国家的财政收入造成巨大打击。

2020年2月,墨西哥国家组装工厂和出口制造业理事会对其旗下的150多家出口制造企业进行了调查,了解新冠疫情对墨西哥出口制造业的影响。调查结果表明,45%的企业表示,来自亚洲(主要是中国)的投入品不足。其中,有28%的企业表示由于这种情况而延迟了与客户的合同履行,减产情况也越来越明显。

除了实体经济外,新冠疫情对金融业的影响传播得最快。在突变的形势下,市场恐慌情绪蔓延,新兴市场资本外逃,债券和股票价格下跌,主权债券利率和国家风险提高,对新兴国家的货币形成压力,引发大幅度贬值。与全球股市下跌一致,拉丁美洲地区金融市场也遭遇了断崖式下跌。

微信图片_20200611172546

因此,拉丁美洲和加勒比航空运输协会(ALTA)预计:  在疫情所导致的经济压力下,拉丁美洲的航空业的发展可能将倒退至十年前。

但如果拉美航空业不尽快开始再次飞行,该地区的许多航空公司也将难以为继,但如果拉美航空业不尽快开始再次飞行,该地区的许多航空公司也将难以为继,而作为推动国民经济发展的航空业一旦失控,拉丁美洲地区的经济将不敢想象 如何复飞,决定得不仅仅是这一地区民航业的命运,更将间接预示着拉美地区未来的经济发展走向。

上一篇:伊朗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启动Saba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 - 2016 jhyy168.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枞阳新闻在线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湘icp备14001744号-1